http://www.pvshealth.com

知识付费屡遭歧视什么时候才是头?

  七麦数据显示,得到App、喜马拉雅App在疫情期间的App Store免费总榜排名中,同比去年同期并没有显著上升,反倒是爱奇艺、腾讯视频、抖音、快手等娱乐类App在疫情期间获得了用户的青睐。看来,即使人们“闲下来”,盈余时间很充足的情况下,他们也没有较大意愿去充电学习。用户习惯不足给知识付费的前途蒙上了一层阴影。

  去年9月,吴晓波频道首次冲击上市失败。罗永浩对此评论称,“吴晓波失败的原因其实很简单:1.梦太大,他上市?有没有搞错?2.入错行,本来就是个事后诸葛亮(我是说复姓事后,仨名诸葛亮),结果玩嗨儿了产生幻觉,老以为自己复姓诸葛,名亮。”

  知识付费领域的另一大巨擘罗振宇,他的2020年“时间的朋友”跨年演讲也没有像第一届一样引发广泛的共鸣,社交网络上讨论相关话题的声音不大。

  从2015年知识付费兴起开始,歧视知识付费的现象就从没断绝过。比如,认为知识付费是“假知识”,并不能为用户带来实际价值;认为知识付费是“割韭菜”,骗用户的钱;认为知识付费很难成为大生意等等。

  实际上经过近5年时间的沉淀和打磨后,现在的知识付费已经大为不同,但针对歧视知识付费的现象仍未停止,这种情况什么时候才是头呢?

  无论是曾经红极一时的团购,还是后来的智能硬件、可穿戴设备、在线教育等,都不是一帆风顺,并且也面临过跟知识付费一样的情景,但从这些行业的发展轨迹来看,并非所有公司都是骗子,也有公司是真的想做好。

  知识付费涉及的面非常广,首先“知识”就是一个包罗万象、不同理解的词汇,再加上各个公司不同的包装,知识付费就很容易走样,也容易被一些“蹭热点”的公司乱用。

  正因为涉及到的公司类型复杂多样,因此,一旦知识付费有任何负面消息,都会被认为是整个行业的问题。

  比如,某读书会就被认为有传销性质,其代理拉动会员的过程看起来跟传销话术非常相似。据成都商报报道,一家知识付费类公司就因为涉嫌传销被查“微课传奇”涉传销被查,20多万只换来鸡汤视频,知识付费还是智商付费?。

  诸如上述问题在知识付费领域频频发生。对于没有买过知识付费的群体来说,就很容易形成“知识付费都是割韭菜”之类的主观印象,有点像“一粒老鼠屎,祸害一锅粥”。

  跟知识付费类似,自媒体行业同样如此。随着各大平台鼓励自媒体账号入驻,自媒体账号数量瞬间大增。百度2019年Q4财报显示,12月,百家号内容创作者达到260万,同比增长38%。

  早先主要由行业人士、专业人士、媒体等注册的行业门槛已大大降低,这意味着此前行业的许多规则被彻底打破。标题党、虚假内容、断章取义、东拼西凑、抄袭等情况就越来越多地出现。

  行业甚至到了“闻自媒体色变”的地步,但并非所有自媒体都是这种情况,局部不良自媒体账号影响了外界对整个自媒体行业的看法。

  知识付费也是被局部所影响。并非所有平台上都是“伪专家”,也不是所有人都是抄袭盗版,但外界很容易形成对整个知识付费行业的看法。

  无论是得到,还是知乎、樊登读书都有人说它们是“无用”的。知识产品跟手机、电脑等实物商品有着本质的区别,前者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定性、定量分析,比如CPU、内存、操作系统等,基本上“一分钱一分货”。但知识型产品的价值却没有办法进行定量分析。

  1.专栏付费。用户可以购买梁宁、吴军、李翔等名人的专栏,通常在200元以内;

  2.会员付费。樊登读书的年费为365元/年,得到听书VIP的价格是365元/年,890新商学的超级会员价格为1980元/年;

  从产品单价来看,专栏和会员的价格都不算贵,产品价格又与产品价值相对应。能够对产品价值进行评价的共有三种人。

  其中,最有评价价值的是第一类用户,而在这类用户中,对于知识付费也是褒贬不一,有的用户认为非常有价值,有的用户则认为“被骗了”。其核心还是在于,每个用户的期望值和目的都不相同。

  以理财类知识为例,有的用户只是想“入门”,那么,有些专家的内容就是由价值的,而有的用户是寻找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,这种情况下,平台所提供的内容就很难达到用户的期望值和目的。

  有些人希望通过学习相关知识能立马见效,实现升职加薪或者人生转折升级,而通过学习知识来达到这种目的,短期内几乎无法实现。

  内容类型上,各个平台的侧重点也有所不同,比如,樊登读书的内容主要以职场、人文、管理等内容为主;早晚读书则以亲子、职场、自我成长为主;得到的覆盖范围最广,包括金融、法律、历史、科技、互联网等皆有所涉及。

  金融、法律、互联网等领域算是属于易评判内容价值的领域,而职场、人文、管理这些则是属于“横看成岭侧成峰,远近高低各不同”,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看法,它们的价值就更难衡量。

  一件商品,不能定性、定量评判,自然容易受到各种歧视和误解。而且每个人对“知识”的看法又不一样,有些对某些知识略懂的人更是对平台上专家讲的内容嗤之以鼻,可谁又知道“汝之砒霜,吾之蜜糖”。

  知识付费成型的时间尚短,主要原因是因为它受其他行业因素的制约,比如,手机支付、手机终端普及率、用户付费习惯等,至于当其他因素都相对成熟的时候,知识付费才能迎来自己的春天。

  互联网行业的短暂历史告诉我们,市场对某一行业的偏见,会随着成功案例的出现而逐渐消失。

  这里的成功又分为两类,一类是商业上的成功,比如上市公司数量、市值、营销、利润等(团购、智能硬件);一类是模式上的成功,比如用户量、购买人数等(短视频、直播)。

  知识付费行业目前还未出现成功的典型案例,去年吴晓波频道还冲击上市失败,更是让知识付费成为外界“讨伐”的对象。

  艾媒的数据显示,2019年,中国知识付费行业用户规模达3.6亿人,行业市场规模达278亿元。从行业规模来看,知识付费已经逐渐崛起,但整个市场过于分散,尚未出现一家独大的情况。

  知识付费行业仍处于发展期,一方面,内容品类和仍然过少,除得到外,早晚读书、樊登读书的内容都过于偏重提升人文素质水平,而不是知识技能水平;另一方面,内容创作者、特别是优质内容创作者仍然稀缺,对于优质创作者来说,目前知识付费平台的吸引力仍然不够。

  只有当内容足够充裕,用户才能随心所欲地挑选到适合自己的商品,由此,才能推动更多普通人成为知识付费的用户。

  知识是好东西,但当它成为一门生意的时候,很容易就变了味道。知识付费遭遇偏见背后,也应该看到它的实际问题,整个市场也需要清理。

  比如对代理模式的净化,据我的了解,有的代理销售比较激进,很容易给用户造成传销的错觉,而有的代理明显水平不够,除了忽悠用户购买会员,并不会分享有价值的内容,既然是读书会,那么,就应该集中以“读书”为核心,而不是只管赚钱,不管品质。

  还有就是所谓的“合伙人”模式,“合伙人”这个title就是冲着赚钱去的,而读书会的本质是为用户提供有价值的服务,“合伙人”都投了一大笔钱进去做代理了,哪里还有心思好好做内容和运营,只想着尽快回本。

  知识付费并不适合短期内出现爆发式增长,这样肯定会走偏,只有“小火慢炖”才能出真金。

  知识改变命运,而知识急不来。很多人习惯了“快餐式”生存,对于“慢”节奏的知识付费并不适应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相关文章阅读